首页 |

后悔节前不理智的“裸辞”

2014-02-19 14:01 来源: 广东都市网 我来说说阅读

字号:

  春节后,密集的招聘会在各大人才市场中进行。

  上午11点半,北京市人才市场雍和宫桥分部。求职者王龙飞拎着一个粉红色塑料文件袋,透过文件袋,可以隐约看到A4纸上写着“我的简历”。

  今年是王龙飞北漂的第二年,而去招聘会找工作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25岁的王龙飞穿梭于展台间,仔细地看着公司的招聘信息。春节前辞掉了工作,寄宿于同学出租房的他倍感压力,而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2月13日,王龙飞拎着装有简历的文件袋,来回奔波于人才市场。招聘单位与公司真不少,而理想中的工作,始终一无所获。

  后悔节前不理智的“裸辞”

  早上7点,闹钟响起时,王龙飞仍旧闭着眼睛,从被窝里伸出手关掉响着的闹钟。这是他春节返京后求职的第二天,他的目标是中关村人才市场与北京市人才市场雍和宫桥分部。

  2月13日,王龙飞从河北沧州老家回到北京的第二天。王龙飞去年从河北的一所二本院校毕业,所学专业为电子信息工程。毕业前,他独自来到北京找工作,“我家在农村,地方小机会也少,就想来北京试试,离家也不远。”王龙飞的第一站就是北京市人才市场雍和宫桥分部,“挺幸运的,找工作的第一天就被一家公司谈好了,管吃管住,做的是硬件工程师。”正是这样的幸运,让王龙飞在春节前辞掉了工作,带着一年攒下的四五千元钱回家过年,“在公司有点小问题吧,感觉不太合适,没想那么多就辞了,想着回来再找。”

  2月8日,王龙飞在家附近找到了一家网吧,在网吧泡了一个多小时后,王龙飞将原有的简历进行了修改补充。“春节假期已经过完了,我也不能一直在家呆着,我清楚我该找工作了。”王龙飞将此前一年的工作经历和特长加入了新版简历中,略加排版就打印出来,“虽然比较少,就一页内容,但也是简约而不简单,怎么说我也是有近一年工作经验的初级技术人员了。”

  王龙飞现寄住在同学的出租房内,“以前住在单位的宿舍,等找到了工作再去租房子吧。如果没有同学的帮助,我的生活负担就更高了。现在想想还没找到新工作就辞职,真是太不理智了。”

  简历只印了6份,每份仅一页内容,“学历:本科;专业:电子信息工程;工作经历、学校经历、自我评价……”内容十分简洁。他盘算着,这天的求职6份简历应该足够了。

  一小时只发出一份简历

  戴着黑框眼镜,黑色外套配着休闲裤和运动鞋,平时不讲究穿着的王龙飞出门前拿起镜子照了又照,“收拾得精神点,起码能给人个好的第一印象。”他边说边整理着衣服。一切准备好后,带着简历走出宿舍门,王龙飞的第一站是位于四季青桥附近的中关村人才市场。路上公交车有些堵车,9点左右才到人才市场。

  在展台中,王龙飞在寻找自己理想的工作。在他的求职意向中,嵌入式软件、硬件工程师是他的第一选择,也可以说是唯一选择。“我期待的行业是电子产品研发,这样跟我的专业和以前的工作都能对口。”王龙飞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科技公司做硬件工程师工作,工作中涉及的内容是全自动生化仪硬件部分泵阀驱动部分及温控单元设计。

  与去年第一次求职相比,王龙飞的目标更加明确,“去年找工作算是很运气了,第一天就找到了和专业比较贴近的工作。”但是,在求职前,王龙飞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当时没有想过找什么样的工作,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工作,就想着能找到一个工作自食其力就好。”

  “找工作吗?”王龙飞在一家电子信息公司展台前停下了脚步,销售人员和行政人员是招聘中的主角,王龙飞仔细地看了招聘简章后,继续走向下一个展台。

  在一家科技公司,招聘上写明招有硬件工程师岗位,王龙飞仔细地看了一遍公司及岗位要求后,打开文件袋抽出了一份简历。招聘人员扫了一眼简历后,便询问王龙飞的此前的工作情况,“我对他们这个公司做的内容还比较感兴趣,和我之前的经验比较吻合。”互相了解后,招聘人员表示如有面试,会另行通知。

  近一个小时后,王龙飞走出人才市场,手中始终拎着粉红色文件袋,剩下的5份简历仍旧静静地躺在文件袋中。王龙飞跳上公交车,准备去位于雍和宫附近的北京市人才市场雍和宫桥分部。

  王龙飞第一次找工作时,到人才市场应聘时抱着“不放过一个可能性”的想法,投了许多简历。而第二次,王龙飞却“吝啬”许多,“现在毕竟是二年级的北漂了,与第一年找工作的盲目不一样了。”

  “只要能给机会就行”

  走出雍和宫地铁站时,已近11点。

  人才市场大厅,王龙飞抓起一份《北京人才市场报》,边走边看报纸上的招聘信息,“有的招聘都是销售代表或者是技术工种的,都不太适合我。”

  白色的格子间外,招聘人员边递公司材料边询问经过的人想找什么样的工作,王龙飞自然也是被几个询问过多次。每次他都先是笑笑,抬眼看看招聘公司的性质后再做决定,“地产的、教育类的公司比较多。如果还是一年级北漂的时候,我就投了。”

  穿梭于招聘展台中,王龙飞却始终没有打开他的文件袋。通往人才市场大厅的通道两侧挂满了招聘信息,王龙飞几乎将信息看了个遍,不时有人上前询问他想找什么样的工作,王龙飞都只是摆摆手,嘴里说着:“谢谢。”

  王龙飞两天时间参加了四五个人才市场招聘会,在挑选与被挑选中,他都无功而返。“这里更没有适合我的工作,连招我这个岗位的公司都没有。”王龙飞叹着气,言语中流露出裸辞原工作的郁闷。

  此前的工作月薪3000元,公司管吃管住,这让王龙飞并未发现辞职后将面临的困难。工作一年攒下的四五千元,在春节回家时已经花费得差不多了。如果不管吃住,每月4000元是王龙飞的期待薪资。王龙飞算了一笔账,房租至少每月需要800元,吃饭每天需要40元,“这样工资的一半就没有了,再加上手机费、上网费,一些同事同学的聚会,就不剩下什么了,这个工资也只能糊口。”

  中午12点半,文件袋中的5份简历仍未被拿出过。在一家成都小吃店中,王龙飞大口吃着盖饭,“工资并不是第一位的,只要能在北京生存下去,我更看重的是能够得到个理想工作的机会,只要能给机会就行,能进去就行。”

  “现在还年轻,再打拼几年”

  王龙飞并没有十分清晰的职业规划,他虽然喜欢北京的繁华和能够给他带来的机会,但是高涨的房价,让他无法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

  吃午饭时,王龙飞的文件袋上放了几张招聘公司的简介,但是这些工作都不是王龙飞想要的。“我还是不想丢掉我的专业,去做电话销售什么的我还是感觉不太好。”王龙飞说,村子里在北京打工的大学生也有很多,父母也通过电视了解了他们在北京的生活状况,“虽然在北京工作,在村子里好像听上去挺好的,但是父母也不会因此高兴,而是有些担忧。”

  春节时,一向并不过问王龙飞工作的父母,询问了他未来的打算,“父母肯定也觉着一直这么在北京待下去不是事儿,我感觉现在还算年轻,再在北京打拼几年。”

  在北京工作,王龙飞更将它视为一种经历和经验的积累,“我们毕竟是一所二本学校,不像很多名牌学校毕业的人,对工资的要求很高,我看重的是能够找到合适工作的机会和平台。”

  “回老家河北”一直是王龙飞挂在嘴上的,“其实还是很纠结的,北京的机会是别处无法相比的,如果工作好的话,工资升得也很快。但是成家立业在北京却很难,我最终的选择还是会回老家,如果在石家庄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就去沧州,这样也能照顾父母了。”

  “过了正月十五或许会好一些,招人的单位和招聘会会陆续多起来,可能还得十天才能碰到合适的工作。”吃过午饭,王龙飞又去人才市场转了一圈,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接下来的几天,他继续在人才市场和招聘会中寻找机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延伸阅读

论坛报料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客服 | 免责声明 | 保护隐私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