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装舞会

化装舞会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化装舞会》推荐同类型的科幻片

关于化装舞会?

解释一: 相传2500年前,居住在爱尔兰的塞尔特人以10月31日为每年的最后一日,11月1日便是新一年的开始,也象征冬天的来临。在这新旧年交接的夜晚,塞尔特人相信死亡之神Samhain会带着看不见的灵魂重返人间,找寻替身后得以重生,因此他们燃点火炬,焚烧动物以作为给死亡之神的献礼,而族中的祭师也会主持祭典。为了驱赶黑夜中的游魂野鬼,塞尔特人会利用动物的头或皮毛打扮成鬼怪的模样,口中并发出可怕的声音,这就是欧美万圣节化妆舞会的由来。 但如今的欧美上流社会却开始时兴在公司年会或大型庆功会、时尚派对上安排一次又一次的化妆舞会。有参加过这种派对的人士称,这种化妆舞会高雅,乐趣无穷,不仅形式别致,给人新鲜和刺激,还可以给陌生人相识提供一次完美的机会。正如歌上所唱:“我戴着面纱和镶着假钻的头缀,参加这场期待已久的化妆舞会。我知道这将是我惟一的机会,与你熟悉却又陌生地相对。……你终于温柔地走向我,赶走了灰姑娘的自卑。” NickKnight,英国时尚摄影大师,为众多明星、大的服装品牌做过造型,是时尚界的领袖人物。新近,创意无限的NickKnight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化妆舞会。这场化妆舞会不仅吸引了众多明星、名人到场,而且各大服装品牌也竞相助阵,可见其号召力。 化妆舞会到来之时,只见香槟色的水面上出现了一支小型的船队戴满颓废者们直达NickKnight化妆舞会。对于这场舞会,由于NickKnight 时尚摄影大师的身份,人们称之为伦敦式超现实主义奇观。 “这次化妆舞会的灵感来自于我妻子Charlotte给我的一本有关喜修饰者的书。”Knight如是说。这位著名的摄影家有着独特的成衣习惯,思想狂放不羁,此次化妆舞会的主意大大胜过十八世纪的花花公子派对。为了庆祝Knight20年的从业经历,一大把的名人出席了此次化妆舞会,其中也包括戴着眼罩的管弦乐队、华尔兹舞者、充满活力的辩论者和一位会在半夜跑进房间穿着破旧的“灰姑娘”。 虽有激情的拍子,无尽的摇摆,暧昧的灯光和婀娜的身影为化妆舞会增添色彩,但主办者还另行安排了兴趣盎然的通宵猜谜游戏,猜测“那是谁?”这是公认最有趣的娱乐项目。 时尚的客人们都是足智多谋的智者,他们要么戴眼罩,要么化着难辫的眼妆,让对方无法轻易认出谁是谁。 如果你觉得不够味,你大可以装扮优雅,选择金属网状面具、只露出眼睛的碟子帽、蓬松的羽毛、硕大的孔雀毛、中世纪的小丑面具。如果想大展创意,可以选择猪脸和狐狸脸,公羊头或扮成外科医生,要么戴个滑雪面具。 客人们玩得痛快吗?看看从优雅化妆舞会里出来的精致的面和欢畅的笑脸,你已经懂了,冷餐、红酒、舞步、面具、妆彩带给了上流生活尽情的欢乐。 如有机会,想必你一定想成为化妆舞会里最闪亮的一个。那么,请别忘了,挑一款漂亮的时装,记得一定要有镂空和蕾丝作点缀。但最不能忘的,还是面具和精致的妆容。那么,你知道如何让自己的妆容在化妆舞会里大大出位吗?以下重点,可要记牢。 妆容一:妆面要干净。在闪耀、暧昧的灯光下,妆容干净与否直接影响着优雅度。所以,一定要选择细腻、高品质的粉底液打造妆面底色,色度可比肤色亮一度。并在与服装相配的眼影涂上一些闪粉,适时增加透明度和光束感。 妆容二:眼妆要魅惑。如果戴面具是你的选择,那么一定要强调眼妆的魅惑。魅惑感的来源,一是眼影的色彩;二是眼线、睫毛的妆扮。这二者是重点。化妆舞会本就是一场色彩游戏,所以不妨选择红色、金色、绿色、粉色等跳跃的色彩打造眼妆魅力。由于液状眼影滋润性很好,而且加有闪亮因子,特别适合化妆舞会这样的环境,因此推荐使用液状眼影来提神。除此之外,眼线和纤长睫毛或人造睫毛也功不可没同样可以强调夸张的戏剧感。 妆容三:唇妆闪亮润泽。神秘的舞会一定要有闪亮润泽的唇妆衬托女人的性感。唇彩、唇蜜是必不可少的好东东,一定要准备一管在身以做备用。 解释二: 《灼眼的夏娜》中的邪恶组织名为〈化妆舞会〉目标为零时密子,经常找夏娜和U2的麻烦。 修德南 日文:シュドナイ 声优:三宅健太/陈幼文 真名为“千变”的红世魔王,外表为穿戴墨镜西服,吸烟中年男性,显现时可变身为身种外型不同的合成兽。他受爱染兄妹(苏拉特和蒂丽亚)委托而担任保护他们免受火雾战士的攻击,但实际上为组织红世使徒邪恶组织“化妆舞会”的“将军”。在组织中他偶然有意无意地接近黑卡蒂,似乎是超过一般程度地照顾和关心她。与玛琼琳.朵似乎是长久以来的敌人,持有攻击力强大的宝具“神铁如意”,但限于执行“敕令”时使用。炎色为混浊的紫色。 黑卡蒂 日文:ヘカテー 声优:能登麻美子/马君佩 真名为“顶之座”的红世魔王,头戴大帽子,身披大披风,长着及肩浅蓝发,无机质的少女。为红世使徒邪恶组织“化妆舞会”的“巫女”,对修德南冷淡,但称丹塔利欧为“叔叔”。自身可容纳极大量,甚至无限多的存在之力,其他一切不明。持有宝具“三角锡杖”但限于执行“敕令”时使用。炎色为天蓝色。 贝露佩欧露 日文:ベルペオル 声优:大原沙耶香/许云云 真名为“逆理裁判者”的红世魔王,拥有高佻身材,身上戴着大型锁链形饰物,右眼戴眼罩,长着三只眼睛的长发洋装女性。为红世使徒邪恶组织“化妆舞会”的“参谋”,处理“化妆舞会”的极大多数事务,虽然能干但极度无情,将部下视为耗材,用完即弃,在战斗方面拥有惊人的实力在动画版中曾让威尔艾米娜陷入苦战。持有宝具“地狱锁链”但限于执行敕令时使用,炎色为金色。 维奈 日文:ウィネ 声优:铃木达央/贺宇杰 真名为“琉眼”的红世使徒,为红世使徒邪恶组织“化妆舞会”之成员,外表为身穿防摔衣、头戴安全帽的摩托车骑士。作为贝露佩欧露属下众多的“侦搜猎兵”之一,有着卓越的搜索并扑杀掉火雾战士的能力。对贝露佩欧露抱着甚于爱情至畸化的敬意,发现天道宫并企图破坏将成为火雾战士的夏娜但失败,而且还被“天目一个”当作是存在之力的来源而吸收,最终还是遭贝露佩欧露以“非常手段”消融,然而天道宫同时亦因他所携的宝具“非常手段”发动而被破坏。炎色为紫藤。炎色为淡紫色。 奥尔冈 日文:オルゴン 声优:斧アツシ/李世扬 真名为“千征令”的红世魔王,为红世使徒邪恶组织“化妆舞会”之成员,外表为穿戴绿色帽子及大披风的隐形客。贝露佩欧露直属部下,极度傲慢,受不了侮辱。使用自在法构成的队伍“军团”作战。作战被威奈利用作阻挡“万条巧手”的工具,最终被“虹天剑”一刀砍杀。似乎曾经与梅利希姆在过去交手。炎色为铜绿



《化装舞会》记叙了作者童年对他" 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的哪一件事

《化装舞会》记叙了作者童年对他" 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的一件事是:我家的女仆用扮演一个穷人的方式告诉了一个富家子弟(文中的我)一个盘子对食不果腹的穷人是多么的重要,她让“我”的良心得以发现。本文通过一件女仆导演的一件小事,对作者幼小的心灵加以触动、教育,让他也让读者明白世上的贫富差距,从而多存怜悯之心。附原文:化装舞会作者:亨利希·曼童年往事,对于我的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的。但我不知道,我能否把这些往事回忆起来,编撰成一本书。每当我忆起一件事情时,总会联想起其他几件事情来。现在,我就说其中一件。那是在七十年代的卢卑克,一个冬天的下午,一条陡峭的街道上结了冰,很滑,天几乎是黑的。立在每家门口的煤气路灯只能照着门前。远处传来门铃的响声,说明有人进了那幢房子。这时,一个女仆拉着一个小男孩在街上走着,这男孩就是我。街上象溜冰场一样光滑,我挣脱了她的手,顺着街面溜下去,越溜越快。就在快到十字街口的一瞬间,忽然,一位衣衫破烂的妇女从横街走出来,她手上的头巾包着什么东西,我一时刹不住脚步,冲到她身上去,她粹不及防,路又滑,被我撞倒了。我在黑暗中逃跑了。但是,我听到盘子打碎的声音,原来那个妇女的头巾里包着一只盘子。我闯了祸!我停住脚步,心里砰砰直跳。女仆终于赶上了我。我说:“我不是有意的。”“她今晚没饭吃了,”女仆说,“她的小儿子也没饭吃了。”“你认识她吗,施蒂娜?”“她可认识你呢!”施蒂娜回答。“她会来我们家告诉爸爸妈妈吗?”施蒂娜点点头,吓唬我。我害怕起来。我们全家正在忙碌,因为明天过节。这个节比任何节日都隆重:举行化妆舞会。这天晚上,我没有忘记黄昏时那件蠢事,以及它带来的威胁。上床以后,我还在倾听着门铃声,担心是不是那个妇女来了。她现在没有饭吃,她的小儿子也没有饭吃。我感到很不好受。第二天,当施蒂娜到学校接我回家时,我第一句话就是向她打听那个妇女的事。我问:“她来过我们家吗?”女仆想了一下,说没有来。但她又说,那个妇女肯定会来找我的。。。。。。直到晚上,我还在害怕。然而,家里轻松而热烈的气氛感染了我,大家都在等待举行舞会。大厅里灯火通明,充满了花香和不寻常的气味。妈妈打扮得很漂亮:第一批客人已经来到,那是妈妈的年轻女友,还有一位从不莱梅来的小姐,她是一个人来的,住在我们家里,我总是缠着她。后来,大家都化了装,戴起假面具,但我熟悉内情,知道那个吉普赛女郎是谁扮的,那个红桃Q又是谁扮的。现在我必须睡觉去。但我又悄悄地起了床,穿着很少的衣服,摸上楼去,化装舞会已经开始。大厅前面那些房间都空着,舞会改变了一切,我几乎认不出原来这些房间。要是有人走进来,我就赶紧躲到隔壁房间去,这样我跑遍了所有的房间。大厅里的舞会莫名其妙地吸引了我,那里金碧辉煌,传出了音乐声,脚步声,人声和温暖的香气。最后,我径直来到大厅的门背后,那是冒险的,也是值得的。我看见了被柔和的灯光照耀着的裸露的肩膀,看见了像珠宝一样闪烁的头发,看见了像生命一样发光的宝石。人们毫不疲倦地旋转着。爸爸化装成一个外国军官,头发扑了粉,腰间佩着剑,我看了很得意。妈妈化装成一个红桃Q,她靠在爸爸身边,比平时更奉承他。但是当我看到从不莱梅来的那位小姐时,就无话可说了,我只觉得她溜到一位先生的身边去,依偎着他,但愿他不知道她是谁扮的。当时我只有七岁,站在舞厅的门后看到了这一切,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舞厅的装饰体现出一种柔和,明快的风格。我后来才知道这种风格叫“洛可可”,大约十年前才从巴黎传过来的。那些舞步,四人舞,快步舞也是动那里传来的。每个细节都是事后从拿破仑三世和美丽的欧仁妮的皇宫传出来的。他们挥霍无度,可是他们的社交风气曾经流行一时,一直流传到我们这个德国北方的小城市。沙龙文化当时是最受人重视的。礼节后来也没有像当时那么讲究。人们常做哑谜游戏,猜谜,太太们在她们女友的扇子上面画水彩画,那些奉承她们的先生们则在扇子上写下他们的姓名。在那个世界,人们常做文字游戏。那是一种奇特的发明,我那时还不懂,后来从书上知道它的道理。在拿破仑狭窄的圈子里,往往有人说出一句话叫别人写出来。这种游戏是为了发现谁的错别字最少。这种市民的游戏也适合于当时的卢卑克。化装舞会是豪华而高贵的,不仅迎合那些一直统治着巴黎的冒险家的癖好,而且吸引着德国的上层人物。舞会最后总是以“活的形象”结束,那是为了展览当天的美女和那些奉承她们的高贵男子。。。。。。躲在门后的小男孩紧张地等待着,生怕看不到这些活的形象。突然,门被我撞开了,有人发现了我。那是一个佣人,他叫我,说楼下有个妇女找我。他没有注意到我当时吓得脸都变白了,晃动着他的燕尾服下摆走开了。我独自站在那里,思考着该怎么办?如果我不下楼见那个妇女,谁知道她会不会直接上舞厅来,那时就糟了。我宁可自己受点委屈。那个妇女站在灯光微弱的大门前。她的身后是一个黑暗的房间。她还像昨天那样,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衫,一动也不动,好像是从黑暗中突然冒出来的一座良心雕像。我越来越迟疑地走近她。我要问她对我有什么要求。可是,我说不出话来。“你打碎了我的盘子,”她很低沉地说:“我的小儿子没有饭吃了。”听了她的话,我也哽咽起来。别的小孩的遭遇感动了我。就像我现在被人叫下楼来一样难过。我到厨房拿点吃的给她,好不好呢?但是,厨房里到处都是女仆和佣人,我的举动瞒不了他们。于是我结结巴巴地对她说:“请您等一等。”说完我走进她身后那个黑暗的房间。那里挂着客人们的大衣,我从大衣丛中钻过去,一直钻到堆放我的玩具和书的地方。我拿着这些东西,甚至要拿那只天鹅展翅的可爱的花瓶,但是那只花瓶不是我的。我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了那个妇女,她接过后放在她的篮子里,走了。我也赶快跑开,去上床睡觉了。我睡得比昨晚更安静些。。。。。。奇怪的是:第二天,当我放学回家时,发现我送出去的东西都重新摆在原来的位置上。我不能理解。我把我的心思透露给施蒂娜。起初她也表示惊讶,但很快禁不住笑了起来。她笑了以后我才怀疑了她。原来,昨天晚上,那座良心雕像,那个为了我的罪过而挨饿的小孩子的不幸的母亲就是她扮的。事实上,也许根本没有人挨饿。天知道,那天晚上打碎的是否只是一只盘子。施蒂娜是个很好的演员,她演出了她自己导演的一幕悲剧。但我不会忘记这件事。当时我只有七岁,正沉入在表面上的繁华幸福生活的时候,曾有一次从别人拉开的帷幕背后看见了贫穷,看见了自己的过错。这是一个印象,这不也是一次教训吗?在七十年代的卢卑克是不容易看见贫穷的。当我和奶奶一起到郊外散步时,我看见路边坐着敲石头的人,或是类似这一阶层的人,他们围着一个菜盘子吃饭。奶奶诚恳而热情地对他们说:“祝大家胃口好!”这些“大家”先是楞了一下,因为这种说话的口气是他们难得听到的。随后,他们就表示感谢。《化装舞会》是德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亨利希曼的一篇叙事散文。文章用以小见大的手法,叙述了一件影响他世界观的小事。亨利希·曼(Heinrich· Mann (1871-1950)),也译作海因里希·曼。重要的德国作家之一,二十世纪上半叶德国最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之一。也是德国小说家,著名作家托马斯·曼的哥哥。因此,通常文学史研究当中也习惯将这对兄弟作家合称"曼氏兄弟"。